咨询热线

0351-8390825

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

爱游戏AYX:刀郎新歌《画壁》发布,如何评价他的这首歌曲?

时间:2024-03-15 09:29:49
更多
  

刀郎的新作品《画壁》在发布时带来了一种全新的视觉和听觉体验。但在这次新作品的发布中,刀郎做出了一项令人意外的决定,他公开了自己团员成员的个人账号,这一举动在娱乐圈中并不多见。

《画壁》是刀郎的最新力作,是他对音乐和画壁的一次完美结合。但令人注意的是,这次刀郎不但在作品中融入了独特的元素,还给自己的团队成员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通过公开他们的个人账号,刀郎让更多的歌迷和观众有机会了解并关注他们。

刀郎的人格魅力!新歌《画壁》发布,为提携后辈不遗余力!

如果说《山歌寥哉》是时代精神的一次破冰之旅,那么从第一首歌《序曲》到第六首歌《颠倒歌》,精神之舟已经破开了坚冰,在汪洋大海中完成了“回归天地”的航行,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蓝天和蔚蓝的大海,海天同色,世界无边。然而,世界不仅敞开在天地之间,还是历史的舞台,是太极通过人类历史实现其最终发展的终极场域。精神之舟于是重新杨帆,开始了“回归太极”之旅,在确定自己的历史方位之后,借着百年不遇的强劲东风,在历史的海洋上破浪前行。《画壁》就是精神之舟确定其历史方位的作品,以此为基础,后面的《珠儿》、《翩翩》、《画皮》和《未来的底片》才能穿过佛、道、儒三道海峡,最终到达易的港湾,完成“回归太极”的旅程。

当今的世界具有什么样的历史特征?《罗刹海市》揭示了语言被私欲操纵,世界被割裂扭曲的现象,这虽然是阻碍人类走向大同的壁垒,必须首先攻破,但它并不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特征,因为这种现象贯穿了人类历史,只是不同的时代表现不同,在天地退隐的时代表现得更为突出而已。《颠倒歌》揭示了世界上有些人活得像畜牲,这更是人类世界任何时候都有的问题,因为它总是有向下堕落的趋势。那么,究竟什么才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历史特征呢?换句话说,当今的世界有什么特征是以往的世界从未有过的?《画壁》借用《聊斋志异》的同名故事,向我们展示了信息时代的虚拟世界如何扭曲现实世界,遮蔽了历史建立在现实空间上的真实性。现实世界被虚拟世界扭曲,这就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历史特征,决定了精神之舟的历史方位。

《聊斋志异》中的《画壁》讲的是书生朱孝廉与朋友偶到一寺院游览,见东侧墙壁上画着许多散花天女,其中有一垂发少女,“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令朱生神摇意动,恍然飘入画中,和拈花少女成云雨之欢,后被少女同伴发觉,开玩笑地将其发髻挽起(弄成已婚少妇模样)。忽有金甲神来搜查藏在天界的凡人,吓得朱生藏入床底,等到耳鸣眼花,竟忘了自己从何而来,直至其朋友向老僧询问朱生下落,老僧敲壁呼唤,朱生才如梦初醒,从壁画中飘了下来,再看画中的拈花少女,已经是螺髻高翘,不再垂发了,于是问老僧到底怎么回事。老僧笑着说:“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 朱孝廉郁闷不舒,朋友则惊骇无主,于是两人急忙起身告辞了寺院。

刀郎的歌词直接以《聊斋志异》的故事为背景,但其实是在描绘这个时代的世界。其音乐相应地既古朴又现代,很好地塑造了借古讽今的氛围。歌词形式非常工整,四句一组,句子很长,字数基本相同,如同长壁回环,配上念咒式的旋律,构成在壁画中流连忘返的意象,象征着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的沉迷。

这里有无数周围另有的世界的周围的世界

那是漂浮在复制着无数干瘪的枯槁的形容

东侧世界的天女们提着东侧的世界的鲜花

她们点燃游戏的烛火引诱悭吝放纵的我们

第一句直接采用回环结构,让人读了晕头转向,但其意思不难明白,指的是在这个世界中,有着无数周围另有世界的世界,而那些周围世界也是如此(可在“另有”后补上“世界”来帮助理解)。这种描述让人不禁联想起网络游戏中的世界,本来属于现实世界的周围世界,但沉迷其中时,这个周围世界就反过来成为中心世界,而现实世界则变成其周围世界,在这种派生的周围世界中,不断有人加入游戏,分化出新的游戏世界,从而将现实世界割裂为越来越多的有周围世界的周围世界……其实,不仅是网络游戏,互联网营造的许多虚拟世界都有类似的特点,只是网络游戏最为典型,因为它不仅在现实世界中分割出一个子世界,而且还用这个子世界来模仿现实世界,让人们进入其中去共同生活,当成是人类共享的一个完整的世界,无形中让现实世界变得虚幻,仿佛除了提供硬件软件,帮助虚拟世界存在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意义。

“那是漂浮在复制着无数干瘪的枯槁的形容”。虚拟世界无法扎根在坚实的大地上,成为脱离大地的漂浮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漂浮在种种人工设计的形象上,这些形象不过是现实世界真实事物的复制品,看似很逼真,甚至比真实事物更美,其实是缺乏现实意义的干瘪的枯槁的形容。这句话用来形容壁画不是完全恰当,因为壁画是艺术品,是现实世界经过想象力再生的形象,可以开启深刻的意境,展示现实世界的意义。相反,虚拟世界不是通过再现来开启意境,而是引诱我们进入其中生活,是用来代替现实世界的复制品,丧失了现实世界在天地之间敞开的真实意义。如果朱孝廉将壁画作为艺术来欣赏,体会其深刻的意义,壁画就真正是壁画,但朱孝廉把它当成现实世界的替代物,进入其中去生活,壁画就变得和今天的虚拟世界一样,表面美丽动人,其实只是现实世界干瘪的枯槁的复制品。这里的“干瘪的枯槁的”必须从精神实质而不是从外在形象去理解。

“东侧世界的天女们提着东侧的世界的鲜花”。这是直接引用了《聊斋志异》中朱生在东侧墙壁上看到散花天女的情节。“她们点燃游戏的烛火引诱悭吝放纵的我们”。这句从壁画转向了今天的游戏世界。烛火在古代一般用来象征光明或者思念,因此有引诱作用。悭吝(吝啬)在这里不是指吝啬钱财,而是不愿在现实世界中付出时间精力来挑起生命的重担,历尽辛苦来改造世界,创造生命和世界的美好。正是悭吝导致人们在虚拟世界中放纵欲望来达到幻想式的满足。悭吝放纵的反面就是勇敢地承担生命、实现天人合一的决断(参见前面解读《路南柯》的文章)。在天地退隐的时代,人心丧失了超越根源,人们才会遁入虚构的世界,借此来逃避自己的天命。

你穿越了水榭画廊将奔向将拥抱那个少女

我能看得到你如何抉择但我却无能为力

这是你梦寐以求的生活并当做活着的意义

而这世界都刻意回避诚实地回答你的问题

壁画在朱生眼中不再是壁画,而是真实的水榭画廊,是可以进入其中生活的地方。前面说的被诱惑的“我们”,在这里分裂成了相反的两极:你被虚拟世界诱惑飘入其中,当成真实的世界,而我则站在现实世界看着你的抉择,却无法改变,因为生命的重担是每个人必须自己挑起的,如果你不愿挑起,没有人能够替你挑起。这里还隐隐折射出老僧对朱生说的话“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 你心所生的幻象,只能由你自己来消除。这与禅宗让人自悟佛性的宗旨是一致的。在《画壁》之前的《颠倒歌》中,刀郎通过“采了一朵野菊花”的默默无语的动作,如同“佛祖拈花,迦叶微笑”的故事,通达了类似禅宗的境界。蒲松龄故事中少女的“拈花微笑”,同样是禅宗境界的暗示,但朱孝廉却将壁画当成生活的替代物,没有把“拈花微笑”暗示的事事有禅意,处处皆乐土的境界落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反而脱离日常生活,追求虚无缥缈的世外桃源,背离了禅宗的本意。蒲松龄总结故事时说:“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动耳。老婆心切,惜不闻其言下大悟,披发入山也。” 最后这句“披发入山也”被许多人误解,以为蒲松龄叹惜人们不能披散头发,入山去修道。其实这个总结说的是:菩萨点化人们,种种幻象的发作都是人心自动的结果,可惜人们不领会菩萨的殷切教导,当下顿悟自性,反而以为脱离日常生活,到山中去修行才能得到解脱(菩萨殷切的教导如同老婆婆亲切慈悲的叮咛,故以“老婆”形容之。中国古礼重视头发造型,披头散发意味着放弃社会生活)。禅宗六祖惠能听五祖为其开示《金刚经》时,“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 惠能的“言下大悟”就是顿悟真如起念,空有不二。后来,惠能看到众人争论到底是风动还是旗动时,便说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爱游戏AYX声明:注意自我保护,谨防受骗上当。” 惠能破除了佛教的许多神秘外衣,让人直接在日常生活中明心见性,将佛教推向了中国化的极致。蒲松龄的故事显然隐含禅宗的境界,而不像很多人解释的那样,仅仅是在告诫我们克制欲望,远离女色的诱惑。刀郎的《画壁》可以说是专辑中最忠实于《聊斋志异》原意的歌曲,只是将故事转用来描绘信息时代的虚拟世界。歌曲采用的是绣荷包调(荷包是古代男女的定情信物),间奏和结尾更是直接凸显其情意绵绵的特点,暗示了歌曲不是要否定男欢女爱,而是要揭示虚拟世界的虚幻性质。

“这是你梦寐以求的生活并当做活着的意义/而这世界都刻意回避诚实地回答你的问题”。虚拟世界中的生活是按照人们最希望实现的欲望设计的,但并不是按照生命意义的本来面目设计的。生命的意义来自超越生命的源泉,所以它首先是人被动地感受到的,然后才激发了主动追求意义的欲望;欲望就是心情为了实现其感受到的意义而外化出来的;所以生命的重心在心情而不是欲望。[①] 不但如此,人心通天,心情就是上天显示世界和历史意义的窗口。[②]然而现代社会将生命的重心从心情转移到欲望,仿佛人的一切活动都只是为了实现欲望,遮蔽了欲望来自心情的派生性。[③] 正是这种欲望优先的生活方式,使人们脱离天地,脱离意义的超越根源,在虚拟世界中放纵欲望,并以之为生命的意义所在。在今天的时代,敬拜的世界和诗意的世界已经退隐,行动的世界成为人类世界的唯一层次(参见前面对《路南柯》的解读文章)。行动的世界是为普遍欲望敞开的,因此在今天的时代,意义只能用普遍欲望的满足来衡量,最终落实到种种数量化的指标。如果你想追问意义问题,这个世界就会把你的目光引向这些数量化指标,暗示你这就是意义的所在——意义的度量不在于有多深刻,而在于更强,更高,更快,更多……。这个答案不是明确说出的,但它体现在当今世界的组织方式中,体现在流行的话语中,体现在消费社会的广告宣传中,最为典型地体现在虚拟世界的种种级别和分数中,因为虚拟世界允许人们无限度地朝着更强,更高,更快,更多……的方向上升。虚拟世界不会诚实地回答意义问题,因为如果它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告诉人们虚拟世界中的生活没有意义,数量化的指标不是意义的度量,就会一语惊醒梦中人,使之不再沉迷在虚拟世界中,导致虚拟世界的自我消解甚至崩溃。

你在画上仓皇等待着忘了自己从何而来

此刻我站立的地方是你画外的异托之邦

当我们的过往变成了未来的幻想无处不在

我们将交出愚蠢的答案留给后来以延续伤害

第一句直接来自《聊斋志异》的描述,在这里形容的是沉迷虚拟世界的人急切地等待着刺激和幻境,忘记了自己来自现实世界,反而把现实世界当成虚拟世界的周围世界,仅仅为虚拟世界的存在服务,因此我站立的地方(现实世界)在你看来反而成了异托邦。异托邦的概念是法国哲学家福柯提出的,指的是在通常认为正常的人类生活空间中存在很多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划分的另类空间,通过它们反观日常空间会使我们产生新的自我认识。这个概念比较宽泛,可以泛指世界中许多需要想象力来理解的子世界。《聊斋志异》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异托邦,通过观察它们可以深化我们的自我认识。刀郎在专辑的介绍中说:“仙境、鬼域、人间,罗子浮迷途走入仙境,马骥泛海往返于龙宫和罗刹国,朱孝廉入画.....冲突与纠葛在光怪陆离中将人的心灵世界撕开一个小口,于虚拟的异托邦中完成内心的自我重构。” 可见刀郎借鉴《聊斋志异》的故事不是为了描述神鬼狐妖的世界,而是为了通过这些虚拟的异托邦来重构人类的自我认识。今天的虚拟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异托邦,但对于沉迷其中、以幻为真的人,现实世界反而成了虚拟世界的异托邦。这是一个虚实颠倒的世界。

刀郎在这里引入另类空间的概念,不是偶然。《画壁》之前的《颠倒歌》描述了人和动物共享的漫游的世界。漫游的世界不是由语言而是由空间构成的,因而是完全现实的世界。人通过移动身体活在世界之中,行走在天地之间,才能生活在现实世界中。一旦脱离了漫游的世界的现实空间,人类世界就会脱离大地,漂浮在虚幻的另类空间中。信息时代的虚拟世界正是以这种方式建立的。虽然人们在其中似乎在天地之间行走,使用各种用具,通过其中的万物来和他人打交道,但这些动作并没有真实地发生在漫游的世界中。“当一个人在虚拟的世界中旅游、冒险、打架、养电子宠物、从事虚拟的职业、和虚拟的网上伴侣结婚时,整个身体的活动只剩下了眼睛看,耳朵听,手操作鼠标、键盘或杠杆,最多再加上嘴巴说话。这些已经萎缩到最小范围的身体活动是为了在虚拟世界中生活残留下来的。” [④] 我在《太极之音》第四讲《现代人生命的演变》中对虚拟世界做了现象学分析,指出虚拟世界是生命主观化的最终完成,然后在第十讲《语言与世界》中揭示了漫游的世界是人类世界的基础。刀郎则在《颠倒歌》中通过“采了一朵野菊花”这个默默无语的动作,从漫游的世界飞升到禅宗的世界,接着就在《画壁》中通过拈花少女的故事,展示虚拟世界如何扭曲了现实世界。由此可见,漫游的世界作为世界的最底层,是连接《颠倒歌》和《画壁》的无形纽带。

“当我们的过往变成了未来的幻想无处不在/我们将交出愚蠢的答案留给后来以延续伤害”。最后这两句从历史的角度总结了虚拟世界。虚拟世界将过去的人类历史解构成碎片,由虚拟世界的参与者从欲望出发重新加以改造,由此产生许多幻想中的未来世界,赋予了虚拟世界一种虚假的历史感。如果人类历史仅仅被当成虚拟世界中可以任意改造的未来幻想,虚假的历史幻象就会无处不在,而发生在现实世界中的历史则退化为虚假历史幻象的材料库,真实的人类历史将被扭曲甚至掩盖。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世界的意义是什么?历史的意义是什么?丧失了真实历史感的我们只能做出的愚蠢的回答,因为我们的回答不仅虚化和扭曲了历史,而且还会被子孙后代当成历史遗产来继承,将当今世界的自我扭曲和自我伤害延续到未来。

刀郎的《画壁》可以说是一首警世歌。结尾似乎很消极,但其实是在警醒世人。歌曲仅仅指出了问题,没有给出如何解决问题的提示。但看到问题,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半,因为这是一个如何认识世界的问题。当我们看到世界的真理之光如何被遮蔽,就已经是站在黑暗中望光明了。《画壁》通过指出信息时代的世界被虚拟化的问题,将精神之舟准确地定位在了这个时代独一无二的,区别于以往任何时代的特征。这首歌因此和《罗刹海市》相互呼应,共同刻画了人类世界的图景。《罗刹海市》突出了语言与世界的关系问题,为后面四首歌完成“回归天地”的精神旅程铺平了道路,而《画壁》则突出了世界和历史的关系问题,为后面四首歌完成“回归太极”的精神旅程铺平了道路。

拈花微笑,世界灿然。

龙晶

2023-9-12

【Hi-Res无损音质】刀郎《画壁》无损音质经典歌曲完整版】 bilibili.com/video/BV18


[①] 参见龙晶,《太极之音》,第一讲《论生命》。

[②] 参见龙晶,《太极之余音》,65-66。

[③] 参见龙晶,《太极之音》,第四讲《现代人生命的演变》,第三节“现代人生命的工具化”。

[④] 龙晶,《太极之音》,115-116。

地址:太原市迎泽区柳巷北路24号北1幢5层   电话:0351-8390825
传真:0896-98589990
ICP备案编号:晋ICP备13000948号
Copyright © 2012-2024 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